凋零的幾枚花瓣悄然成灰,玫瑰未能留住馥郁,終止了旋轉。

人偶端坐於書房內的大椅子上,淋著正疾迅遺失亮度的日光燈發呆。

沒有人陪她。

是的,沒有人。

人偶覺得自己不需要任何一名戰士的陪伴,昨晚她就講明了,讓他們別又來找她,好好地和各自珍視的夥伴渡過最後一刻降臨前的時光吧。因為他們最重要的人肯定不是她了,即便他們認為是,她也會擺著手笑道配不上,她不過是個早已離去,在外遊玩了很久很久並且鮮少記起要回來的混蛋。

她不再是稱職的大小姐了。

緊鎖的桃木門扉褪色,掛鐘指針都停擺前行,厚實的精裝童話書鍍了塵埃,抽屜裡擺著的那本日記從此不添新字。

翠綠眸子變得空洞而黯淡,焦距喪盡,知覺邁向消弭,人偶捏著愈發僵硬的手指關節,邊嘆息邊闔了雙眼,疲困無比地回憶萬千旅途的模糊片段。

舞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【道長x道姑】2017/6/22

晨時的霧氣逐漸散去,農舍已然寤覺。

遠處有雄雞啼聲隱約,途經了水車轆轆,他隻手負後,細讀才剛收到的信,閑適而從容地走在兩側盡漫著盎然綠意的筆直田埂之上。

又是陣風徐徐拂過,蒼翠興起搖曳。

時逢孟春,想必純陽的雪未再下得盛了吧。不似那丹爐裡靄靄的煙倒是常年不斷的。他這般想著,將讀完的信依著摺痕給摺好,接著小心地收進袖間。

仍於他眼角流連的是淡淡的笑意,那是美好的弧度,像善高飛的鴻鵠張著寬大的翼面悠悠掠過穹蒼一隅的軌跡,寧靜地安逸。

舞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【浮生】

00

時間流淌在懸盪的塵埃之外。自始至終他都沒說任何一個字,僅是平靜無比地笑著,輕勾於嘴角的弧度微淺,純粹了猜疑而坦然。

有風拂來,邊緣翩舞著蝶的窗紗飄動,分辨不出該為清晨或者午後的陽光逐步照進,裹亮了他的輪廓。懶散靠躺在沙發椅的妳仰首逆迎著光,半瞇著眼,暫且忽略掩藏的天線,看向他額前未沾血汙的燦爛金髮,以及恍然近在咫尺的一雙瑩潤的綠眸子。

妳知道,那裡頭是抵達不了最深處的溫煦,充斥打量,印滿揣摩,即便表象像個孩子般極柔和。妳又想,無所謂的,畢竟不願見到的是傷悲與再無生氣,只要是除開這兩者所象徵的訊息,都好。

感嘆了會方才注意到他竟未穿平時的紅色背心,就只簡單地穿著件無袖上衣搭配七分褲,顯得幹練俐落多了。他傾身,歪了歪頭,眉宇則稍皺,隻手於思考後按在了妳身側的牆壁。洗不盡的鐵鏽味淡淡,縈纏著,他分明是如此接近的,令妳自動想像了體溫的真實,但妳依舊決意維持現狀,捨棄積累的奢望。

因為擁抱忌憚入懷總被判定為杜撰的情節。

舞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舞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【天策】10/9

【藏劍】5/28

【萬花】5/6

【純陽】11/21

【七秀】8/9

【少林】6/26

【丐幫】8/16

【明教】4/29

【唐門】8/30

【五毒】5/5

【蒼雲】5/9

【長歌】7/12

舞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